您的位置 : 首頁 > 走近委員 > 委員風采

吳晨 在傳承與創新中描繪城市風采

郭 隆

時間:2019-08-14   來源:2019年08期

  人來人往的大柵欄、川流不息的北京南站、結緣奧運的首鋼園區……這些地方人們耳熟能詳,也是北京的標志性建筑,它們的設計都出自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吳晨之手。

  海外學習 收獲頗豐

  人生的每一個十字路口,都需要做出選擇。1995年,吳晨來到了一個人生中重要的十字路口。

  當時在國內事業發展十分順利的他,思考良久之后,還是做出了出國深造的決定。“倫敦深厚的歷史沉淀、非凡的創造能力以及在建筑上蓬勃的活力使我做出了這個決定。”吳晨口中的“這個決定”,一轉眼就讓這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在海外學習、生活、工作了十余年。

  求學時期的吳晨十分刻苦。數不清的日日夜夜,他騎著自行車去學習和畫圖,除了凌晨五點到早上九點睡覺以外,其余時間幾乎都在攻堅克難。再之后,他成為了首位獲“英國皇家特許建筑師”“英國皇家特許規劃師”等稱號的中國大陸建筑師。“雖然辛苦,但那段海外時光讓我收獲頗豐,同時為我打下了堅實基礎,讓我一步一個腳印走到今天。”回憶往事,吳晨感慨不已。

  在學習與實踐的同時,英國的“城市復興”理念也對吳晨形成了深遠的影響。所謂城市復興就是讓一些已經在局部出現“城市衰落”特征的地區重新煥發活力,這對于具有悠久歷史的城市格外有意義。在吳晨看來,城市復興與文藝復興類似,都是人文精神至上,這個理念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他回國以后的建筑思路和實踐。“城市復興理論是支撐我工作發展的核心理論。國外的建筑追求一種邏輯的存在,而中國的建筑強調思想的內嵌,通過文化和技術的融合實現社會和諧。設計的過程是我內在情感的流露。”從2002年開始, 吳晨在國內率先開始了“城市復興理論”的研究,是我國第一個系統研究西歐城市復興理論與中國舊城保護相結合的學者。

  回國后,吳晨不僅對城市復興項目做出了持久貢獻,他還致力于公共建筑和超高層建筑的設計工作。作為我國交通樞紐領域最重要的建筑師之一,他參與及主持了中國四大樞紐火車站中的北京南站、廣州南站和南京南站的站房設計工作,這些中國第三代火車站的開山之作均獲得了極好的社會反響。

  城市復興的中國時代

  在倫敦工作時,吳晨就一直掛念著北京。彼時,外國建筑師主導著中國的地標性建筑,“大劇院”“大褲衩”等都是這一建筑文化思維的產物,而這些超現實主義的、外觀新奇的建筑設計在吳晨看來,并沒有眼緣,也沒有“人氣”,把城市的整體氛圍和人的需求割裂開了。

  “中國因過于追求雕塑型建筑,正以喪失城市特色為代價,為外國建筑師的‘狂想’買單!這是多么讓人痛心疾首的事實!”吳晨的這一觀點影響極為廣泛,引發了來自建筑界、文化界的大討論。不僅積極發聲,吳晨后來受北京建筑設計研究院的邀請,回到了中國,以行動來為中國尤其是北京的城市設計作出自己的貢獻。在他看來,回國是一個自然的選擇。“北京是家鄉,我更愿意在北京做建筑。”吳晨說,中國的建筑,就要中國人做主導。

  吳晨的作品,與高速發展和變化的中國息息相關。

  中國是世界上高速鐵路運營里程最長、在建規模最大的國家,高鐵車站及超大型交通樞紐日益重要。吳晨陸續完成了廣州、南京、青島等7座高鐵站房設計工作,并提出了中國第四代火車站“站城一體”的設計理念,以城市設計為技術平臺,構成以車站為核心的城市發展空間網絡。

  工業遺產的復興則涉及城市棕地的再開發和經濟轉型。自2009年起,吳晨帶領團隊持續在北京首鋼地區進行整體城市設計研究工作。首鋼舊園區是迄今中國最大的工業廠區改造項目之一。2014年年底,首鋼廠區的規劃工作處于探尋方向的狀態,吳晨在首鋼總公司、政府相關部門與合作單位的支持下,歷經一年,帶領團隊,完成了關鍵課題的設計與研究。方案出臺后,由多位中國工程院院士參加的評審意見認為,首鋼課題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并最終選定首鋼園區作為冬奧組委辦公地。發展證明,陸續開展的首鋼廠區改造與建設,使首鋼園區成為國際工業區轉型發展最重要示范之一。

  “建筑更要承載地區文化、歷史的傳統風格,延續城市的肌理。”吳晨意味深長地說。

  從2016年開始,吳晨又利用數學模型對復雜城市問題進行系統量化分析和模擬,在北京通州副中心建設中加以運用,實現了精準決策模型在中國的首次創新應用。為了緩解北京大城市病,在通州建成的北京城市副中心,將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調整北京空間格局。吳晨的數學模型研究成果為通州區總體規劃的編制提供了科學決策依據,為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注入了新觀點、新證據。

  “對于北京舊城來說,目前面臨著最接近于文化全面復興的歷史機遇”,吳晨認為,城市副中心的建設以及雄安新區的規劃,為這一歷史機遇創造了條件,作為建筑師和這個行業的從業者,應該充分珍惜和抓緊這一機遇。

  “承擔傳承文化的責任”

  “中國新一代建筑師要承擔傳承文化的責任。”在吳晨看來,建筑師應該要繼承“匠人營國”的精神。“傳統是人們集體記憶的一部分,對城市的現在和未來都有意義,尤其是對于北京這樣一個在歷史上有著燦爛、瑰麗的文化積淀的城市而言。”

  本是建筑師的吳晨,逐漸對城市的發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開始向城市規劃師和城市學者轉變。于是,對北京舊城的保護和復興成了他又一項重要工作。如今,他作為建筑師和規劃師已領銜并參與設計過大柵欄北京坊、前門東三里河地區、南鑼鼓巷及周邊胡同、什剎海周邊環湖景觀、首鋼北京園區等諸多北京新地標。

  2004年,吳晨參與到大柵欄整體保護區的規劃設計中,對1.26平方公里的大柵欄保護區開展了長期的跟蹤、設計和研究。在這片土地上,前后歷經十五年,吳晨規劃并設計了這片保護區的保護、整治和復興規劃以及如今著名的城市“金名片”——北京坊。

  吳晨提出,大柵欄需要復興,注入新的活力。從規劃的格局上看,北京坊保留了原有街巷的肌理,建筑風貌則是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風貌與當今時尚交相輝映。與此同時,設計又考慮到了人們的出行與逛街的習慣,地下預留了接駁的空間,未來可以通過前門大街直達地鐵8號線,地面上則保留了胡同的肌理,胡同的走向完全和過去一樣,空中采用連廊來串聯。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十年的努力,該項目最終入圍了享有世界規劃界最高獎稱號的英國皇家規劃學會優秀設計獎,是首次入圍該獎的中國項目!

  作為北京市政協委員,吳晨肩負職責,積極履職。他充分利用政協協商議政平臺,通過參加調研、座談等活動,深入街巷實地調研北京舊城的保護與整治現狀,持續研究文化歷史街區的保護與復興規劃。同時,他撰寫提案,對北京城市環境整治和老城風貌保護等提出了很多意見建議。如在《關于街巷環境整治工程的提案》中,他提出在街巷環境整治工作中,在時間緊、任務重情況下,街巷整治比較常見地僅局限于沿街第一層建筑或街巷入口,對街巷內部風貌及設施難以保障,環境及風貌整體提升困難。他建議,應重視街道空間體系的整體性,進一步擴大治理范圍,不僅局限于沿街的外層建筑,應考慮以院落為單元或地塊為群組進行整治提升,逐院逐層逐群組地延伸,最終達到街區整體提升。在《關于建設森林城市,加強河湖水系在北京老城風貌中的作用的提案》中,吳晨提出水系是一個著名古都的閃光點,“未來應當結合北京老城功能、人口紓解、環境整治工程和整體城市設計,盡快研究和分階段實施北京舊城已消失的河道恢復的可能性。”他建議,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逐步恢復舊城護城河水系以及其他消失的歷史河道,深入研究北京二環高架路局部下穿,局部路面建設環城公園的可行性,重現北京老城魅力。

  在城市科學的道路上,吳晨和他的團隊也在不斷前行,探索用數學模型的方法來預測和模擬城市發展的前景。“最滿意的設計永遠在將來。”吳晨表示,他將一如既往,用腳步去丈量、用心靈去感受、用雙手去實現,為北京這座他所熱愛的城市竭盡己力,見證它一點一滴的變化與美好。

快乐十分任三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