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政協工作 > 政協動態

委員市民共議預約診療、院前急救 委員建議急診分級候診可破解“急診不急”

時間:2019-10-23   來源:北京日報

  預約診療開展得怎么樣?院前醫療急救服務是否及時有效?市民最有發言權。今年11月份,市政協將圍繞“完善預約診療,改善院前醫療急救服務,健全醫療衛生服務保障體系”召開議政性主席會議,就相關問題向市委市政府提出工作建議。日前,一場由市政協教文衛體委舉辦的市民懇談會,就把市民請來和政協委員們面對面懇談,共同為完善預約診療,改善院前醫療急救服務出謀劃策、凝聚共識。

  聚焦“老人掛號難”

  場景:掛個號喊得周圍人都知道密碼

  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顫巍巍地拿出社保卡遞了過來,朱慶婕接過社保卡,在自助取號機上一通操作。該輸入支付密碼了,老人又抖著手拿出一張小紙條念了起來,可能是因為耳背,老人的聲音特別大,周邊有不少人扭頭看了過來。“您這密碼喊得全世界都知道啦!”朱慶婕沖著老人耳朵大聲說了一句,趕緊接過紙條幫老人輸入密碼,完成支付。

  這是參加懇談會的市民代表、豐臺區政府教育督導室督學朱慶婕親身經歷的事情。她時常要帶家里老人去醫院看病,熱心腸的她沒少幫老人們掛號,而類似的情景也在不少醫院的自助掛號機前上演。“我覺得現在的網上掛號、現場自助取號很是方便,可是經常被老人叫住幫忙,也切實體會到他們的無助。”朱慶婕說。

  老人掛號難,是不少市民代表普遍的反映。來自西城區南北長街社區的居民代表郗俊杰今年60歲出頭,很少去醫院看病的他前些日子去了趟醫院,發現不會掛號啦,特別茫然。“還好,邊上的人教著,咱的理解能力也還成,自助掛號確實方便,年輕人玩這個溜著呢,但是咱們就差點事兒。”郗俊杰說,看到很多老人在那溜達著找人給掛號,有的上歲數了教半天也不會,還挺著急。

  建議:引入志愿者和人臉識別技術

  在海淀區田村路街道玉阜園社區居委會工作的畢珅建議:“醫院取號機處應設有老人服務專區,安排工作人員或是志愿者專人值守,標識要明顯,讓老人知道在哪里能夠得到幫助。”

  此外,他認為,志愿者服務可以讓社區介入。“我們在社區基層工作,有時候就有大爺大媽找上門,求著工作人員幫他們掛號,建議養老驛站、社區志愿者服務團隊增加這項內容。”

  市政協委員、中國醫科學院阜外醫院副院長、衛健委國家心血管病中心副主任楊躍進也和市民分享起了他的“暗訪”經歷。楊躍進是第四調研小組的成員,小組的研究的方向是“完善預約診療服務”。“我們去天壇醫院調研,那里有200多臺掛號機,我就把自己當成患者,拿身份證去掛號。我按照屏幕上的指示,非常輕松就完成了掛號,掛號系統應該是用戶友善型的,讓使用者享受最大化的便利。”

  楊躍進說,目前人臉識別等新技術已經有很好的商業應用,完全可以應用到掛號預約領域,老人在志愿者的幫助下完成首次綁定,此后就可以在醫院內享受“刷臉”服務,不用再重復輸入各種信息,應該讓新技術的開發和應用幫老人擺脫技術壁壘。

  聚焦“院前急救難”

  場景:急診病人送不進常去的醫院

  “您最好別去,您前面已經有4家都沒進去了!我勸您別去,因為沒有床位……”一次,母親血壓飆升到200,趙紅燕趕緊撥打了120急救電話,在電話里說明老人行動不便,家里沒人能抬老人。

  來自海淀區的市民代表趙紅燕回憶說,救護車來得很及時,也有兩個負責搬運患者的隨行人員,非常快捷方便,所有處置都非常好。可是送醫院的時候卻出現了問題,趙紅燕要求把母親送到老人一直就醫的醫院,救護車大夫卻希望她另選一家醫院,原因是沒床位送不進去了。

  “我母親一直在這家醫院就醫,過往病歷都在這家醫院,一連系統病人情況都能調出來,能節省很多環節。”趙紅燕一下子就蒙了,沒辦法,只能要求救護車還是將母親拉到常去的醫院碰碰運氣。

  “結果連大夫的面都沒見著,門口一個保安就說沒床位了,不讓進。”在趙紅燕的堅持下,保安給她叫來了醫生,可醫生也很無奈,說是沒床位沒法收治。

  “我母親是坐輪椅來的,你們可以在輪椅上給我母親搶救!”一番交涉后,趙紅燕把母親送進醫院的急診室,還是臨時“掛床”。這一次看病經歷讓趙紅燕印象深刻。

  建議:分級就診和協同合作釋放資源

  急診資源緊缺確實是一大問題。政協委員們表示,醫院“急診不急”問題普遍存在,尤其是在大醫院,大量非急診患者占用了急診資源,急診資源不能得到合理使用,致使大醫院“看病難”變得更加嚴重,甚至可能因此延誤危重病人的救治。

  北京市今年5月起在20家設有急診的市屬醫院啟動了“急診分級”就診工作,就診前先分級,改變以往“先來后到”的就診順序,按照病情的嚴重程度,分級候診。但是來自醫衛界的委員們認為,目前分級診療制度還難以匹配急診分級,面對人才短缺、大醫院虹吸效應嚴重等現實,執行起來困難重重。

  參與懇談會的委員們建議,在現有“急診分級”情況下,加強協同合作,讓急診資源最大化利用。這種協同合作包括院內協同,即在急診診療后,協調對應科室予以進一步治療,也包括醫聯體內協同,即在急診診療病人病情穩定后,轉診到醫聯體內二級醫院進行康復和后續治療。這樣讓急診室最大限度地空出醫護力量和床位,讓急診資源隨時準備搶救生命。

  聚焦“急救素養”

  場景:身邊的急救挽救老人性命

  一位居民代表講述了自己小區親身經歷的事。一天上午10點多,一位老太太暈倒了,有居民跑到居委會找人,居委會第一反應是趕緊通知社區醫院。

  “社區醫院很近,比起120肯定快。”這位居民代表說:“社區醫生兩三分鐘就趕到了,背著急診箱,一到現場就確認是心梗,又是喂藥又是按壓,救護車還沒到,老太太就給搶救過來了。”而社區里另外一位年輕人卻沒有等來幸運之神,早晨7點多突然暈倒,也是心梗,社區醫院大夫沒有上班,現場也沒人會急救,等救護車來了,小伙子已經去世了。

  “我們也和社區大夫探討過這個事,就幾分鐘的黃金搶救期,小伙子沒有得到有效救治。其實我們社區也進行過急救培訓,有些居民學習過相關的急救知識,但是在關鍵時刻沒人能站出來。”

  這位居民代表說起社區大夫給他講的一件事情:一位大夫到外地旅游,救助突然暈倒昏迷的心臟病人,沒救過來,結果愣是讓人給告了,說是沒有異地行醫資格。救人時千鈞一發,可是誰會救?誰敢救?這些都是擺在人們面前的現實問題,不得不考慮。

  建議:急救培訓知識急需進課堂

  楊躍進委員表示,我國急救知識的普及非常欠缺,急救知識、技能的培訓急需進課堂,應該從小學就開始學起。

  急救知識培訓進課堂,可以融入到心理課、生理課、體育課等課程中。“我們不是要求小學生去救人,而是讓小學生知道急救知識!”楊躍進說,小學學習相關健康、急救知識,中學、大學以急救技能的培訓為主,并可以頒發相應的急救資格證。這樣,隨著義務教育開展,國民的急救技能普及將慢慢成為現實。

  市民代表常衛東非常同意急救知識進校園的做法:“我母親突然暈倒,孫女恰好接觸過相關知識,覺得像是腦溢血,立即讓奶奶別動,叫來救護車。因為處理得當,母親愈后效果特別好。如果當時胡亂挪動老人,重則危及生命,輕則很大可能癱瘓。”

  針對如何保障人們遇到突發情況敢于出手的問題,記者采訪了參與這一調研課題的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衛生法學研究中心主任孫東東。他說,目前針對突發情況下的急救我國法律中還沒有免責條款,因此導致很多人不敢出手。許多業界人士呼吁出臺相關法律。但是法律的制定畢竟需要長周期,可以就此進行專門調研,并寫一份有說服力的提案,通過北京市的全國政協委員提交給全國政協全會,請最高人民法院辦理,出臺一個相關的司法解釋,為急救“保駕護航”。

  委員聲音

  把就醫難題反映給決策部門

  市政協教文衛體委員會主任孫學才介紹,針對“完善預約診療,改善院前醫療急救服務,健全醫療衛生服務保障體系”議題,市政協教文衛體委在4月初就組建專題調研組,先后聽取了衛健委情況通報,考察了阜外醫院、北大人民醫院,考察了北京120急救中心和南區分中心、999急救中心,委托首都醫科大學專家團隊開展深入訪談、跟車隨訪、問卷調查等多項工作。

  此次邀請市民前來參與懇談,市民代表中既有普通社區居民,也有退休職工。他們都做了充分準備,到社區調研,與老年人、患者、家人、同事充分征求意見,搜集基層的聲音,是對市政協工作非常大的支持與幫助。

  現在北京的醫療資源很豐富,但是老百姓的需求怎么能更加得到滿足,是今年研究的重點方向。健全醫療衛生服務保障體系,實際上就是把老百姓就醫中的困難,通過政協調研,通過政協委員的發聲,促進政府相關政策不斷去完善,使這些問題得到解決。

  如何方便老人看病,確實是個很大的現實問題,需要切實解決。參與懇談的市民提到的方方面面問題,都是基層聲音。調研組將把這些呼聲進行整理,結合委員調研,進行豐富、深化,尋找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通過市政協把聲音反映到相關決策部門,助力北京市醫療衛生服務發展。

快乐十分任三的规律